第1章? 一通电话,不可逆的选择

    “我……好像杀人了。”
    北梁市红星派出所报案处的小刘刚上班,百无聊赖当中准备睡一觉好弥补昨天夜里通宵开黑的困倦,如此明目张胆的原因是自从有了110报警电话以后已经很少有人来派出所报案处报警了,他这儿时常一个星期都接不到一起案件,所以,睡一觉没什么大事。没想到的是,还没等往桌子上趴,派出所的门就被人推开了,那个穿着黑色半袖牛仔裤和一双旅游鞋的男人头发蓬乱着裹夹一股阳光走入。
    小刘正看的出神,以为是要外出去大城市打工来办‘无犯罪记录证明’的,结果,这个男人一屁股坐在报案处椅子上像是想不起来什么似得用手胡乱抓着头发,好半天才说出这么一句。
    噗。
    “哎呀……”小刘硬是让眼前的男人给逗笑了,把脸转过一边笑出声后又转回来说道:“朋友,闹事也不看看地方,我还是头一回瞧见敢进派出所打镲的。”
    他换了个姿势,二郎腿也翘起来了,把手搭在椅子的另一侧靠背上,以一副见过大风浪的样子问道:“什么叫好像杀了人?要么就是杀了,要么就是没杀,好像是个什么意思?”
    那个男人被问愣住了,半天没说出来话。
    小刘这个烦,昨天和同学开黑就碰上了职业队让人一通猛虐,这大早晨的还不让睡觉,心烦意乱的说道:“没正经事赶紧走啊,一会儿我火了你可想走都走不了了。”
    沉默中,那个男人的话音极为虚无的说道:“我想不起来了,每次脑子里都有记忆冒出来,跟做梦似得。”他把手伸向背后,身体向上拔的用力一拽,手中握着一个漆黑物体递到小刘面前:“你看看这个。”
    嗵。
    那漆黑物体被扔到了桌面上,小刘通过声响就能判断出:“这是真家伙!”
    枪!
    一把黑色的手枪被扔到了桌子上,手枪上没有号码,看样子是黑枪。
    小刘一下重视起来了,赶紧把枪拿在手里拉动枪栓用鼻子闻了闻,这是在闻火药味。他这一招是和电影里学的,这也是判断枪械是否在近期使用过的最快方法,假如,这把枪没有在使用后被清理过。
    强烈的火药味顺着枪械传来,冲的让小刘赶紧扭开了头,这才拿起笔和纸:“详细说说,怎么回事。”
    看那意思,眼前这个男人是来自首的,既然是来自首的,当然不用上手铐,也不用叫太多人,起码在了解清楚情况以前并不需要。
    嘎吱。
    这一刻,派出所的门又被推开了,小刘再次抬头去看,熟悉的身影打着招呼就要往楼上去:“刘儿啊,值班呢?那什么,你们秦所在么?我找他有点事。”
    “木哥。”小刘赶紧叫住了来人,走过去低声道:“你还是先别找秦所了,我这有点急事……”他回过身看了坐在报案处的男人一眼继续道:“那个哥们进来就说自己好像杀了人,还往桌子上扔了一把枪,枪里全是火药味,我有点拿不准了。”
    木哥慎重的回应道:“这事听着新鲜啊。”走到报案处,他主动伸出手:“你好,我叫木行舟,北梁市刑警队的……”
    ……
    夜幕降临,卧室里小夜灯灯光昏黄,北梁市市局副局长崔首臣穿着睡衣睡很熟,他背后,是与他背靠背入眠的妻子,这是一幅很安静的画面。
    叮铃铃……
    刺耳的手机铃声突然想起,原本躺在床上的崔首臣猛然间谈出手直接抓住了安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
    “喂?我是崔首臣。”
    电话后放在耳旁那一刻,局长大人的眼睛还没有睁开,似乎早就习惯了这一切似得显得无比镇定。
    也对,身为北梁市市局的局长,不知道有多少个夜晚是这么让人吵醒的,每一次,都是惊心动魄的大案。
    “姓崔的,我问你,赵一阳是怎么死的?”
    唰。
    局长大人的眼睛在‘赵一阳’这个名字进入耳朵后,瞬间睁开了双眼:“这点破事儿,连云南边境的缉毒大队也听到风声了?”
    最近崔局长备受煎熬,可以说是坐在了风口浪尖上。
    “废什么话?”电话里的声音非常不客气的说道:“我这已经天翻地覆了!”
    “这怎么可能?我这边不管事多大,也不可能连累到你,老同学,你想多了吧?”
    崔局长强作镇定的说着。
    “连累不到我?这个消息一出来,我们边境缉毒大队行动处的处长赵一白当天就辞职了,枪证件全都在我办公桌上放着,这他妈还是从省厅开会回来以后才看见的。事后,和火车站派出所的同事一联系才知道赵一白坐了当天晚上的火车回了北梁,你说有没有关系!”
    赵一白?
    坏了!
    崔局长马上由床上坐了起来,直挺挺的想起了曾经的传闻。当年,首都公安大学出现了两个天才,那是一对儿亲兄弟,哥哥叫赵一白弟弟叫赵一阳,后来,自己到北梁上任,靠着和老领导的关系才强行要过来一个。本来他想全要,可边境缉毒大队比他们下手还早,俩孩子没毕业就定了其中的赵一白,就连赵一阳都在长期观察当中。后来,北梁打黑除恶打击聋哑人盗窃团伙飞车抢夺不管是杀人案还是两抢一盗这赵一阳都是头号功臣,他的闪耀已经让崔局长彻底忘记了这小子还有个兄弟在边境,就这么过去了整整十年。
    “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我还能有什么意思!我手下最好的警察在亲弟弟死后突然辞职,用屁股想也知道他回北梁干什么去了。唉,我说,你们北梁警察都是干什么吃的?这么简单的一个杀人案都破不了?我告诉你,真要是因为这件案子折了赵一白,这小子要是在冲动之下干出点什么事从执法者变成了罪犯,咱俩没完,我他妈去老领导那告你!!”
    啪。
    电话挂了,崔局长在床边上愣了半天,身旁才传来一句充满睡意的话:“干什么亏心事了,这大半夜的也不消停。”
    一肚子怒气的崔局长冲着自己媳妇发火道:“滚蛋。”说完,拿着手机由卧室走向客厅,抬手拨通了熟悉的电话号码道:“老柳,马上查赵一白这个人,查他什么时间从云南坐火车来的北梁住哪,找到后直接向我汇报。”
    放下电话,崔局长望着窗外挂在天边的月亮,睡不着了……
    打赏net 365体育在线投注_365体育投注体育论坛_bt365体育投注站点